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2|回复: 21

[我们的活动] 2017十一南岭毕业队员总结、感想、互评及照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5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外蜂鸟 于 2017-10-5 12:45 编辑

2017十一南岭感想,总结,队员互评及照片
请各位队员在10月12号(周四)前跟帖发上自己的感想、
总结及互评,没有账号的可写好发给蜂鸟代发

船底顶——爱TA请上船
通讯员:魏志坚/文竹

    如果你爱TA,带TA走船底顶,温暖TA。那是一个美丽浪漫的地方;

    如果你讨厌TA,带TA走船底顶,甩掉TA,那是一个群山连绵的地方。

    2017年9月30日,南岭小队十一人在北校南门吃完腐败晚餐之后便踏上了去韶关南岭的旅程。逢十一黄金旅游期,故四小时车程在高速上硬是翻为12小时+,我们就这样在缓慢前行的车上度过了一晚。1号早上7点多我们到达了罗坑新街饭店,粉足粥饱后,我们便乘上山的皮卡前往上斜水电站,上山之路曲折多弯,站在皮卡上的小伙伴一路尖叫,甚是刺激。二十余分钟后,始至水电站,集合热身,起肩背包,负重二三十余斤,开始了我们的上船之路。

    10:05全队出发,不幸,过水的时候几名同学不小心失足,湿了鞋。由左侧机耕路上山,约11点40多到达引水渠,沿渠行数百步,忽现水洞,望而却之,绕山路,行至乱石坡底休整补水。12点30出发,经历漫长的3个小时爬升,偶遇几场阵雨,到达伤心大草坡底,接着小朋友们各种装逼拍照……16点10分,全队上大草坡,登上落日峰,穿过几片密林,终于赶在天黑前第一队到达望顶营地,而后安营扎寨。各自放好行李便开始了我们FB的晚餐,各种各样的零食扑面而来,既当爹又当妈的全哥为我我们煮面煮腊肠饭,特别感谢日大叔贡献了他辛苦背来的4L水。一顿胡吃海喝之后我们便回账休整歇息。

    迷迷糊糊中,发现自己半身已湿,原来暴雨突至,帐篷漏水,无奈,不得不坐等雨停而后入睡。一大早全哥便起床为我们煮早餐,好在夜雨使溪流涨水,故取溪水煮茶泡面。七点至,吾等16级小孩便上船登顶领取我们的毕业照。全哥和日叔留守收拾帐篷等。一个多小时后,吾等行至船顶,便开始各种装X拍照,途中偶遇北师大珠海校区登山队,便一同合影留念。10点整全队拔营出发,原路返回落日峰,两日之境不同,蓝天白云与雾海缭绕。

    12点左右穿过伤心大草坡,稍作休整后便启程前往高嶂顶。一路上大家专心赶路,远远看着一群背着登山包的家伙在山间草地穿行,宛如一群偷运毒品的“犯罪分子”,而全哥一个人默默收队拍照。由于体力等原因,队伍逐渐分成了三小队,途中虽出现几个小失误,所幸全员最终安全抵达了水电站

    而后我们便乘车前往罗坑,虽然大家都很累,但这都阻挡不了我们吹水,抵达罗坑稍作休整便乘车返回广州,深夜赶回广州直接开始FB宵夜,席间,大家或专心吃东西,或吹水总结。水足饭饱后,北校的小伙伴各自回寝,南校的小伙伴则有幸前往全哥的大别墅休息。

    至此,两天的南岭船底顶之行愉快地结束了。



  

帅地一批的日大叔

帅地一批的日大叔

启程出发!

启程出发!

浓雾下的船底顶

浓雾下的船底顶

16登顶小分队

16登顶小分队

偶遇北师珠

偶遇北师珠

大草坡下的装X

大草坡下的装X

超级无敌爆炸帅全哥

超级无敌爆炸帅全哥

唯二的妹子

唯二的妹子

伤心大斜坡

伤心大斜坡

评分

参与人数 2Fresh币 +15 贡献值 +1 好评度 +1 活跃度 +2 收起 理由
黑洞 + 10 + 1 + 1 + 1 Fresh因你更精彩~
灰狼一号 + 5 + 1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7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7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荞麦 于 2017-10-7 00:52 编辑

       总是觉得,不去一次南岭会留下遗憾,所以即使担心自己体力不太好,最后还是坚定着报了名。好在,到现在为止不曾后悔。
       骨子里大概比较野,不安于一成不变按部就班,不满于钢筋水泥石头森林,所以想趁着年轻多折腾自己。我幼儿园以前就搬到城市生活,见多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常常羡慕在田野,高山,大海长大的孩子,觉得他们的童年才是完整的。所以好庆幸一不小心加入了Fresh。
      上南岭时一开始从小乱石坡上去,我不记得爬坡3,4个钟的辛苦,只记得满是青苔的大岩石,郁郁葱葱的树,阳光一米一米照进来的时候,一切美好得让人愿意相信时间没有尽头世间没有烦恼,恍惚间好像回到两个月前在张飞古道的时光,同样的满眼绿色和舒服温暖的阳光。这种喜悦的心情大抵只有亲身体会过才会明白。过了乱石坡之后要穿过一大片的高山草原,这里隐藏好多的龙胆花以及东陵绣球(一直觉得绣球花很美),马蜂,也很多。那时候看到成片成片的山已经觉得很高兴了。在那里装逼拍照了一会儿,我们接着赶路,终于在天黑前到达望顶银地扎营。说实话,到扎营地的时候,“终于到达目的地可以好好休息了”的这种心情都被银地里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包装纸等垃圾所打击到了,所以看到松柏转发的船家的话觉得感触挺大。
微信图片_20171006231456.jpg
因为觉得大自然很美好,所以就算是自虐也忍不住跑来看山看水的,所以会特别希望每片山每片水都依然干净,这份美好每个人都有资格享受,也有责任维护。
       天黑下来以后,雾气变得很大,打开手电筒时一束一束的丁达尔效应,气温也低了很多,全哥开启奶爸模式,开始给我们“这群小朋友”煮饭煮泡面吃,山上天气多变,猝不及防下了雨,也算是体验了一把就着雨水吃泡面的滋味。半夜暴雨打在帐篷上,有些许水花打在脸上,就这样在潮潮的山谷间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拿毕业证去了。在爬向山顶的途中,你永远不知道翻过这个山坡之后会是另一个山坡抑或是到达山顶,这种看不到尽头,只缘身在众山中的情绪有时候最容易让人在第99步的时候放弃,但第100步的风景总会不负期望。所幸第100步我们到达了1586米的山顶,云海在脚下,天很蓝,风凉凉的,我想我并没有毕业,这只是我的开始。
       回到扎营地之后没多久开始下山,返程途中一波三折。其实到现在依然觉得挺内疚的,觉得自己体力不够好拖慢了团队速度,导致后面的分叉路走散,让队长受委屈了。我想我会更努力锻炼好自己,让自己在做喜欢的事的同时可以照顾好自己,至少不用太麻烦别人。但是也真的很感谢陪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一直鼓励我,为了照顾我而有所牺牲的队友,谢谢在我摔了无数次依然默默伸手拉我的日叔,谢谢一直鼓励我,分我水喝的老爬,谢谢给我果冻吃的文竹,还有全哥,龙胆……真的好喜欢你们哦!
      龙胆说,Fresh的老人家是她接触的校内外社团组织中最本真的,回到曾经的组织就很自然地跟新人融为一体,带着最初的烙印,没有年岁的架子。我也越来越感受到这种本真,这种以Fresh作为的联结将每个传统意义上的陌生人以一种最自然的方式联系在了一起的相识相处真的很神奇,有时候甚至觉察不出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全哥唯一的年岁架子就是当得了爹做得了娘,煮茶做饭装逼拍照样样精通,略微的成熟稳重味道。我想我以后也要想全哥一样,工作了还能一直做着喜欢的事,还能保持一颗孩子的心。
      不知不觉又过了0点,最后想分享一张照片。

以前一直很喜欢一句话“走,我们去云里。”那时候觉得云里一定是一个像香格里拉、布达拉宫一样美丽又神圣的地方,所以一直很好奇它究竟在哪里。很久以后才发现,云里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在云里边。但对我来说,它仍是一个美丽又神圣的地方。这次的南岭行,我终于实现了这句“走,我们去云里。”
IMG_1770.JPG
IMG_1771.JPG
发表于 2017-10-7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写一次帖子,感觉时间过的真快,自己慢慢地干完了一个又一个的活,在协会的时间慢慢消逝,看见新人们那么活力四射,朝气蓬勃。或许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完美的传承,舞台属于新鲜的血液。
      其实这次南岭于我于野外都是一次追求,追求能再次振兴徒步这个项目。或许我可以这么说,去哪怕再小的户外圈子问一问,没人不知道船底顶的大名。户外运动在近几年的风靡程度真是令人瞠目结舌,欣慰的是,大家都有了物质保障和精神追求,不再满足于大都市灯红酒绿的套路式生活,开始回归自然,返璞归真。想起了2000年的时候,那个年代户外这个词,没几个人知道。但是仅仅17年过后的2017年,和户外有关的登山,徒步,露营,越野跑,攀岩,漂流,泅渡,滑雪,骑行......家喻户晓。我感受着时代的变化,也感受着Fresh的路每年都不一样。
      我其实在此篇帖子不太想写什么活动总结,我想对后来的Freshers说,你们一定要明白办一个活动的意义。如果一个活动让组织策划人反感它,劳累过度,那它已经失去了意义。我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去登山,有一位前辈,乔治马洛里,是这样说的,因为它就在那里。我体会到他所说的是一种对山的情怀,因为我爱,爱这片净土,它离我也不远,所以我去登山。这也是我坚持的,有一种情怀,有一种对山的感觉,远比曲曲几次南岭行、丹霞行亦或是更美的四姑娘山、雨崩村、狼塔甚至鳌太之行重要。路线再美,放在一个没有情怀的人的身上,就是白费。
      回来之后,队员们都总结了很多,指出了种种不足。我想对大家说,我看重的不是活动有多顺利,我看重的是你们的感受,我感受到你们真的沉浸了进去,真的用自己的情怀去爱山爱徒步。因为我们很多人都是新人,我个人也没有时间参加一些专业的领队培训,活动之前也带有一些小情绪,加之高速堵车被迫改线,第一天没有休息好就匆忙上山,所以不论路上发生了什么,全队安全下山就是最大的成功。一个自由约伴的队伍,尽管打着旗号,也无法脱离这个本质,所以在很多方面也没有严格要求,包括我下定决心带几个没有经验的新人。我只觉得,我们唯一的目的是培养情怀。我更觉得,技术、组织、纪律这些东西满地都能学到,但一个没有情怀的人,即使掌握了,又算什么呢?一个上高山下大海的强驴,远不如一个静静看着远处山峰上那一朵雪莲花的姑娘,不是吗?
      这三天的时光,我想每个队员都终身难忘,到今天我们的活动群依旧愉悦。看看楼上的帖子,每个人都有很多想说的,有记录活动的,有总结反思的,有补充情感的,因为大家真的通过了这次南岭行懂得了爱山,懂得了徒步的意义,所以不论以后处在天涯海角,不论是否身在协会,都会继续爱下去,爱曾经的Fresh,曾经的南岭,这就是情怀,也是最大的价值所在。
发表于 2017-10-5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的望顶营地~有三四支队伍在这里扎营



两位装逼大佬在顶上留下酷裤的背影~



广州营小分队前来报道~



小乱石坡的艰难爬升~



云雾缭绕,群山相拥~



大草坡装逼石~



伤心大斜坡顶的俯视~返程从图中小木棚左侧路下,延山脊线翻峰数座~



点评

好伤心啊遇上这坡……  发表于 2017-10-6 01:13
发表于 2017-10-5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爬山虎日记之国庆长途徒步系列

本帖最后由 野外爬山虎 于 2017-10-5 17:18 编辑

爬山虎日记之国庆长途徒步系列

*Day 1*

  此次长途徒步经一月准备,下午6点,所有人集合于华工正门,开始行前腐败。而据经验今晚必定大塞车,因此大家仍在犹豫。最终,车来,所有疑虑也瞬间消散。车子缓缓起步,往西行去。

  谁曾料,自高速入口起就水泄不通。车挨车,摩肩接踵,车镜挨着车镜,缓慢通行。大城市的塞车自古为人知晓,前四小时竟只走了四公里。司机谨慎控制车辆,坐副驾驶的我心惊胆战。看着司机离合油门刹车灵活操作,心中不由佩服。不会晕车的人不懂晕车人的痛,只是,司机开车很稳,我感觉很享受。就这样以一种自行车般的通行速度,一直到凌晨两点。广乐高速已完全塞住,不留一点喘气机会。司机临时决定,绕行国道,再重回原路,最终逃离那绵延不绝的车队。后面的队友已在颠簸中渐渐来了困意,前方的我却因为前方刺眼的灯光无法入眠。直到三点多,我倚着安全带做了几个梦,均是与徒步场景有关。

*Day 2*

  后面不知不觉地,醒来已是凌晨五点。睁开眼发现前面已不是车,而是高速后退的路面!司机虽困,也在坚持赶着路。出了高速,车子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间道路飞驰,别有一番过山车的味道。七点左右,我们到了户外驿站,经过一番剧烈讨论,队长最终决定不请向导,自己摸索道路。

  水足粥饱后,9点多驱车前往大坝山水电站,皮卡司机技术过关,多次耍杂技,后斗七人尖叫常起。油门尽轰,过大披,绕急弯,时时为树枝所击。发动机响,狂叫声近,众人高歌,回荡森林……10点抵达,集合热身。10:05全队出发,隔葟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以杖开道,后见小溪,水尤清冽。不幸,过水的时候几名同学不小心失足,湿了鞋。由左侧机耕路上山,约11点40多到达引水渠,沿渠行数百步,忽现水洞,望而却之,绕山路,行至乱石坡底休整补水。12点30出发,经历漫长的3个小时爬升.乱石坡十分湿滑,必须手脚并用,借石头和树来使自己不滑下去,整个乱石坡长达8公里,需要花3到4个小时,对体力消耗十分大。森林里温度高,湿度大,不一会儿身上就“直冒烟”。汗气挥发后液化了,我的手臂上也成了白色。越爬越高,温度渐渐降了下来,风也越来越大,终于,穿过森林,看到了一片广袤无垠的高山草甸。而我全身上下也都湿透。偶遇几场阵雨,队伍终爬上乱石坡,到达伤心大草坡底,小朋友见老人家装逼格数之高,不由心中激动相继装逼拍照……

  16点10分,全队上大草坡,登上落日峰,穿过几片密林,终于赶在天黑前第一队到达望顶营地,时间17:55。

  人在山上走,云在脚下飘。美哉美哉!

  爬山虎心中不由感慨,遂赋一诗:
落日峰上落日秀,密林深处密林开。
云霞缠绵人悱恻,天色美兮魂相牵。

  日落,天黑,雾至。

  强光手电在雾中劈开一道光柱,大家忙着做饭,忽而远处传来呼喊声,我忙开爆闪发信号。只见山顶出现几道光,又一支队伍出现。雾起,大雨滂沱,雨中,享受晚餐。大家都有些许困意,一天的攀爬带来劳累,看了会儿高山上的星星就进帐篷休息了,时间约9点。除了老龙小乔还在眷顾着她们的星星。于是,日蚀临时起兴:
谁言新路似捷径,错把传统当累赘!
过后老龙喜于形,忙把收获齐分享。忽闻在下已相闻,惊讶错愕悔当初。
旁边那群傻逼着实可恶,半夜吹逼音量大,清晨放歌扰民息。幸得老龙夜聊时,侧耳偷听度长夜。

*Day 3*

  迷迷糊糊,半夜下起了暴雨,担心帐篷漏水,起来检查了几次,是自己多虑了。早上天还没亮,旁边的那群傻逼又起来嚷嚷了,真是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无奈之下,起床煮早餐给小朋友们吃,还好下了一夜雨,溪水涨了,前一晚没舍得煮溪水,实在没什么水了,只能将就着。

  七点多,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去登顶拿我们的毕业证,只剩小全一个老家伙和一个留守儿童日蚀,煮茶论道,收拾晒帐。

  我们拍毕业照的小朋友们,扔下背包,轻装上阵。只带了登山杖,连水都不带,想的是速战速决。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着最高地——船底顶前进!一路披荆斩棘,撑杖扶石,缓缓上升。小全说:“路虽远,一步一个脚印,总能走到目标。”快8点,我们看到对面山顶一群人向我们招手呼喊,我们也以招手呼喊回应,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快到目标了。八点许,跨完最后一步,我们看到了最美的风景!船底顶平,白云缭绕,如仙境般美。一切都在脚下,俯视着连绵不断的山脉,心中顿有千般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终得深入我心。两支对伍对峙着,经交谈,原来他们是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的队伍。于是大家一起狂欢,装逼,拍毕业照……1586米的高空,荡漾着笑声呼声快门声……

  随后,我们必须快速下山,时间比较仓促。所以按照计划,9点多,我们回到营地补水,收拾行装,开始了一天的归程。

  9点多,去拍完毕业照的毕业生们终于回来了。小全催促我们收拾装备,于10点整全队拔营,原路返回落日峰,两日之景不同,蓝天白云与雾海缭绕。返程11人分为两队,领队松柏与队友苦瓜2人快步从望顶营地原路返回至大斜坡小木屋,短暂停留后从小木屋左侧快步离去。本想早早到达到了大草坡底,去拿水,但藏水的人更早便作罢。前队两人已走,后9人姗姗来迟,至小木屋停留半小时有余,小朋友们童心未泯,还是继续在大草坡这里相继装逼拍照。12点20,全队整装出发,前往高嶂顶。一路上小全哥在后面默默地收着队,拍着照。远远地看着一群背着登山包在家伙在山里草间穿行,就像一群在边境偷运毒品的犯罪分子。此9人中再分两队,龙胆、夜光两人在前,余7人在后,两队保持前后半个山头距离前行,延山脊草坡翻峰数座。13点左右,后队7人至一棵松处停留午餐,前队2人在山底无隐蔽暑热难耐,短暂停留后先行寻阴凉处歇停。至下一峰顶,见继续安心前行。后猎豹、蜂鸟二人先行解决午餐,又先走一步。至此,11人分为4队。最前一队是松柏,苦瓜;第二队是夜光,龙胆;第三队是猎豹,蜂鸟;最后队是爬山虎,荞麦,小全,日蚀,绿文竹。四个队伍各前进,后队终于到了高嶂顶,我在玛尼堆上放了石头之后觉得不够过瘾,又放了个八宝粥罐。但此时我们后队已然不见前方三队,因此后队5人独自前行。

  14:05,开始下漫漫长坡,对于第一次走长线的小朋友来说确实是很大的挑战,但小全不能帮,只能由着我们自己去经历这些。因速度实在太慢,只能停下休息等待拉开距离再追上去。问题也随之而来,对讲机电池用了半天就抛锚,前面走得快的我没法叫,后面走得慢的我也没法丢下,只好再跟一段。

  后队速度十分缓慢,我们本以为他们前队会先行至水电站,谁知他们藏竹林,空等待。荞麦只走过一次短途,下长坡时过于疲劳,双腿无力,几乎是靠撑着杖过去的。而山路复杂,岩石湿滑,多次扑街,幸得无大伤。我们一路照顾她,而荞麦也十分坚强,多次叫她歇歇她为了不拖太多时间也仍然赶路。看到下面的树林越来越低,头顶的白云越来越高。特别顾问——小全想想这不是办法,只好带着日蚀先冲到前面,一直走到溪水边,发现走在我前面的几个家伙不见了,心里咯噔一下,一定是下坡的时候走了岔路口(右手进竹林的路以前并没有,自己没走过),但后来听其他队伍说最后也可以走到新洞才稍微放心。溪边放下背包,让日蚀看着,担心后面的几个也走了岔路,又跑了回去带他们下来。此时已经4点多,还有两个小时天黑。再回去找已不太现实,除了自己,其他四个人都没走过,带着往回走也走不动。只能先带着他们一路往水电站走,同时一边打电话发信息,希望其他六个人中有一个收到。快4点半,我们才刚刚下完几百米大长坡,本来打算溪边取水煮铁观音,现在也不够时间休闲了。取完溪水,安顿好几十斤的装备,我们继续前行。而荞麦在下完大长坡后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满是岩石的路走得比我们还快,多次狂追也追不上,心中不由觉得恐怖,真怕她待会出什么状况,幸得一问她说只是垂死挣扎,现在脚已经酸到没感觉。穿过密竹林后,到达大草原,小木屋。复前行,遇上刚出发队伍,寒暄几句也亲切。这里,再看以前走过的地方,小木屋已经不在,无暇欣赏草地之景。走上机耕路,终于碰到其他驴友,一问之下,得到了个好消息,他们六个走到了一起。不管太多,催促着他们几个快点走,快至水电站处,因荞麦体力不支,遂抄一近道,延湿滑小石道下行,终于在6点前回到了水电站。趁着有信号,不断打电话,也一直没联系上。其他队伍也有几个先到的,大部队在后面。要是其他队伍都到齐了,那六个小家伙还没回来,只能走夜路回去找了。等到近七点,总算看到了有亮光,心里挺紧张的,非常希望下来的是我们的人,但前面一只队伍并不是。又经过几分钟的漫长等待,终于都全部平安回到,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放下。我们后队并不知道前三队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次下山确实存在很大的风险,队伍拉的太长,走过的人太少。

  后整理装备,回广州,徒步结束。走乐广高速,来时12小时,归时3小时,论塞车之可怕。

*Day 4*

  凌晨1点,华工正门饭店进行最后一次腐败,期间进行回想与总结,随后坐车回,至此国庆韶关罗新线长途徒步宣告完美结束。

  日蚀:
老荞窥屏时,始得来相见。老爬欲发言,欲言又还休。
驴友相逢如是言,新人不曾晓路径,呼机中途又拉闸,心忧心忧。
便得竹林好去处,饮水乘凉似神仙。

  爬山虎:
顶上风光无限好,众皆向往征途繁。
月上顶时黄昏后,人归野处璞真还。

  龙胆:
1人可自由,2人可飙路,3人勉可快马加鞭,4、5人成小队便已参差不齐,5人以上须瞻前顾后,自由飙路岂是责任之举。不知来路坦荡荡,快马加鞭好不爽。
只惜赶路赶路,回顾相片时方如梦初醒,许日后重游故地,慢些走欣赏啊~

  松柏:
    咏南岭
粤北韶关,华南屏障。
溯溪伊始,涧水泱泱。
一字排开,水渠尽头。
小乱石间,葳蕤静幽。
高山草甸,茫茫无边。
船底顶上,朝阳抹天。
心翔路远,天地无央。

点评

只要有信心,8公里也不是问题!  发表于 2017-10-21 20:06
这是小乱石坡呀,好像就400米的爬升高度吧,大乱石坡才是8公里好像  发表于 2017-10-6 03:22
@灰狼一号 是日大叔开的先河  发表于 2017-10-6 01:21
这逼装得666  发表于 2017-10-6 01:15
不会啊,我觉得很整齐啊  发表于 2017-10-5 22:56
emmm这个大杂烩有点乱  发表于 2017-10-5 18:40
是的,整合  发表于 2017-10-5 14:23
大杂烩?  发表于 2017-10-5 14:15
发表于 2017-10-5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胆 于 2017-10-8 16:07 编辑

   
    又一次来到图书馆发帖码字,在野外组版块粗略挖坟后越发觉得这段记述很有必要补充在通讯稿后面。南岭船底顶在协会是条老线路了,但像这次这样的经历却难有,自己有幸参,作为会员也从一个比较客观中立的态度来描述一下此次长途返程途中的小插曲,不针对任何个人,供以参考。
    先简单说明一下此次长途人员组成:(11人)
      08级:高级顾问:全哥(小全子)
      15级:顾问:日蚀
      16级:领队:松柏  +  副队:蜂鸟
          队员:龙胆(女) 荞麦(女) 猎豹 爬山虎 夜光 苦瓜 文竹
    补充说明:除全哥南岭经验丰富,松柏走过一次南岭外,其余9人皆无南岭的徒步经历。
  
      10.1晚至望顶营地扎营,10.2早上船,而后10:00整装返程,返程途中分为四个阶段。两个传呼机,蜂鸟拿一个,全哥拿一个(中途没电)。手机全程无信号。
   
    第一阶段:从望顶营地出发后不久11人分为两队,领队松柏与队友苦瓜2人快步从望顶营地原路返回至伤心大斜坡小木小木屋近一个月刚修,有水补给,价格贵后队9人在斜坡顶处见2短暂停留后从小木左侧快步离去。待后队9人齐员至斜坡底小木棚处,因荞麦脚痛不便歇留半小时并给其分包减负。
   
     第二阶段:11:009人整装出发,此 9人中再分两队,龙胆、夜光两人在前,余7人在后,前后两队保持前后半个山头(此处开启连绵的山脊草峰翻越模式,相邻两山头目测不到半小时的追赶距离)距离前行,延山脊草坡翻峰数座。正午1,后队7人至一坡顶一棵松处停留午餐,前队2人在山腰无隐蔽暑热难耐遂至坡底欲寻矮树遮阳,遗憾树生陡崖,无奈拿出雨衣勉强坐草地遮阳。正午1:40暑热难耐,前队龙胆、夜光两人向坡顶人高呼说明前行寻隐蔽处遮阳等待后起包前行。2人从坡地行至下一坡顶时见后队2人起包,料想队伍间距不长,于是安心前行。
   
    第三阶段:龙胆、夜光2人起包至坡顶所见起包2人为副队蜂鸟和队友猎豹,此时,9人队伍已分为三队前行(此时不知领队松柏和苦瓜行至何处):前队龙胆、夜光2人与中队蜂鸟、猎豹2人相隔1个山头,当中队行至下一坡顶时见后队5人起包,所以三队各保持一个山头的距离。目测后队追赶前队时长不超过1小时。
   
    第四阶段:前队中队不约而同在上斜村路口右转入密林(途中遇一独行大佬并晓距补水点还有半小时路程,所以心中并未怀疑路线会与后队5人走错)。2:50至第一个补水点歇脚午餐,呼机失联,遇驴队三五支。交谈中说明我队情况后,第一支说见后队5人行军缓慢,后面几支未遇后队。有驴友告知上有一路口直走至新洞,我们是右转至大布,但另一线路会多耗时三小时有余。猜测全哥不会走远路,又无奈候时许久不见人至,4人商议使夜光上山探寻并于3:50前返归。夜光定时返归无果,4:00四人起包在一大石板留下Fresh标记后下行,途遇松柏轻装急行上山寻后队。不多时4人至第二个补水点遇苦瓜和北师珠队,得知山上下来一队人怼领队置后队不顾于是松柏上行寻人。4:50松柏未归,5人心忧,使蜂鸟上山寻人并于5:30返归。北师珠队5:10整队下行,其领队嘱咐我们夜路危险,若2人到时未归务必带齐所有物品先行下山。龙胆向其询问下山路线及时长(此地至终点水电站还有1小时路程)并拍下轨迹图以明方向。幸2人提前返归,松柏说见遥见后队5人歧路而去。
   
    第五阶段:5:20六人速下山,蜂鸟、龙胆先行至岔路(据所摄轨迹图判断至新洞路线也会在此交汇,随后独路至水电站)再次留下Fresh标记,6人很快追上北师珠队尾随下山。行至一石路湿滑,树林阴暗,北师珠领队嘱其队员绕路安全前行,我队除松柏延石路先行下山其余5人复尾随北师珠。幸6:30至水电站与大部队汇合,得知全哥5人已在此等候1小时有余。11人平安相聚。

发表于 2017-10-5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胆 于 2017-10-8 16:10 编辑



老路:图绿色线
新路:ABC 点 橙色线
A:第一个补水点(一个大石板上立了小石堆,留有Fresh标记,是想着给全哥他们留信号的2333不知道以后去的人还看不看得见)
B:第二个补水点(可以泡个脚哈哈哈)

C:两路会在此汇合



夜光和爬山虎的泰式相拥~


第一次坐皮卡车的激情自拍~(山路弯绕,一路尖叫)



猎豹正在专心地拍照,日叔配字:猎蹲2333


全哥的单人帐,还有山上煮饭的炉具,早上从船底顶回来全哥已经煮好茶~



蜂式仰望苍穹哈哈哈



荞麦和龙胆给蓝天和朝阳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跳了十几次才拍到一个合适的高度23333)



10.2早上顶途中与保护区界碑的合照~(全哥和日叔在营地收拾未上顶)


忘了在什么地方拍的了...





发表于 2017-10-5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胆 于 2017-10-8 16:12 编辑


文竹的灵魂摄影2333~




里面每个人都是一个表情包~



举着会旗一跃而起的松柏~



走水渠那一段,左边陡崖,石头尖尖的,我是坐着过去的,苦瓜淌水,后面几位大佬直接站着走过去了



天人合一~照片里的人说一看就知道是他,真的吗?



坐在山顶边上发发呆,连绵青山白云相伴,耳侧山风轻拂而过~



从顶上回来,朝阳正好~背光的轮廓很有意境~










发表于 2017-10-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胆 于 2017-10-8 16:04 编辑

《午后闲忆上船时》
高山草甸上
那随着草径蜿蜒一路的龙胆
一丛一丛的含苞待放
淡蓝色花骨朵
是天空的颜色

旷野中
山风追随着
白云游移的脚步
撩开山间迷雾
视线时而通透
时而朦胧

在山顶大声地呼喊
把一身污秽之气
一吐畅快
然后崖边打坐
平静呼吸

“这世上不再有我
又无处不是我

    不知道该怎么来开头,或许就像这段午后闲忆一样,从南岭回来后的心情是轻松欢愉的,走在路上会时不时蹦跶两下感觉阳光都明媚了几分。“龙胆”这个自然名摘自《花田半亩》,虽然没人跟我说过南岭上的那花儿就是龙胆花,但几番查找后觉得应该就是了。既然心里都这么默认了,那真的是不是也无大妨碍了吧~
    想正正经经地梳理一下这次南岭船底顶之行,所以把感性和理性两部分分开来写。开文先小文艺一下,接着再话话唠,最后再写一下总结。
    如果照一年前的期待,这次去的应该是丹霞,但反正都是长途去哪边也无所谓。但恰好南岭队里有野外、有广州营的影子,那真是没法拒绝了~这俩地方都给我说不出的安全感,就像在广州营结营晚归翻墙时想着底下一群广州营的人看着,我就是摔下来也没啥好担心的;就像在野外内环跑时一个人很放心地安安静静地跑最前面,不时回头看一看后面一群人就在视线所及处就很有安全感。关于旅途,钱先生在《围城》里有一段说旅行的意义,大意是旅途同行人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情脾好,度蜜月的顺序可以改为先蜜月旅再决定结婚否。这段话说出来什么意思呢?于我而言,选择一群相处欢喜的旅伴同行是路途上1/2的风景。

    天时、地利与人和缺一不可,人和已至。此处该话地利。
来南岭之前,这个词于我是中国地图上的一角,北纬25°左右一条东西向的山脉,加之听过几个老队员的南岭徒行桥段,暗暗觉得这是一个有些刺激和精彩的地方。至于船底顶这一段貌似难度挺大,但想想也正合我意。压力大的时候就需要刺激一点的体验来解放一下身心对吧~这么一想来好像之前的三次短途大都有这个意味。带着这么一种期待也就放平了心态跟着各位大佬往前走,作为一个纯参与的队员不用去顾虑很多事情真是很舒服了~顺便也把之前一个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抛在脑后,轻装上阵,让自然美景净化心中杂念,让徒行的疲惫填满思想的空档,活在当下。
    记得爬小乱石坡那段,没有觉得爬升很累很艰难,反而觉得很快就过去了。一直跟着全哥他们屁股后面爬,隔得稍远了就自己现场规划一下下脚的路线,乐在其中。刚买了登山鞋还穿不习惯,总觉得踩在青苔或是湿石上就站不稳,摔了几次后好像渐渐找到了重心,拍拍手继续向上爬,不快不慢。正午的乱石坡树林阴翳,快到顶时光线渐明,树隐草现,视线所及愈加广阔。到达伤心大斜坡底,卸了包在周边的小山包上跑来跑去心中甚是欣喜。在膝深的草丛里踩出一种自然的柔软,不同于爬石坡时一脚下去就会有同样的力道从脚底返还给自己,草地让人下陷,旷野让人心醉。跟着大佬们各种装逼拍照,此刻的龙胆脚踩着大地,头顶着太阳,想要从头再来一次,给过去的自己画上一个句号,另起一段新生活的书写。
    傍晚至望顶营地扎营做饭,雨雾起不便外坐,大家在帐篷中早早睡下。说到这里倒是挺遗憾的,徒步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当时晚上扎营后团坐闲聊的。若是日后队员体力跟得上,带上天幕就很棒了~午夜风雨交加,然后在风声雨声中和同帐的荞麦聊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不知不觉两小时过去,枕边人睡去,我还在回味着这一天的旅程。真是很开心了~没有夜聊的露营是不完整的。
    次日早不知道为啥没人早起看日出,等我懒懒出帐发现都已经亮了半边天了。16一群小屁孩嘻嘻哈哈上船拍照,留下日叔全哥二人做后勤收拾东西煮面做粥。上顶后真是遗憾,遗憾没有早起来看日出,遗憾帐篷没带地钉所以昨晚没能上顶露营。不过拍了喜欢的背影照,美滋滋地离去。
       10点整队返程,延山脊线翻越草坡数座,视线通畅,极目远眺,心神辽阔。我是山城长大的孩子,却从未见过这般草坡山顶,视线所及如此辽阔。坐在崖边闭目养神时听耳侧山风吹过,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能感受到头顶阳光的温度。想起自己之前看完《环球绿色行》时写的一段话:“大自然以最包容拥万物入怀,好坏丑美她都珍爱,不拒绝,不评价。”思绪又回到上半年的那段日子里,不觉泛起泪光,又想起这个月自己在辩论队当家的经历,觉得真是很感慨了~以前不理解的、想不通的、舍不得的好像此刻都很淡然地放下。还是很喜欢那句话: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
   
    说完地利,说完人和,该话话天时了。从去年的9月底开始到现在我正好在Fresh走了一年~很奇妙,我曾经想要做的事,没想要做的事都几乎尝试过了。这次来南岭,龙胆见龙胆,好像是上天注定一样。从百团后的报名面试~外派面试~广州面试~常委面试,从野外的内环跑~短途徒步~长途徒步,从会员~茶煲会版主~广州营营员~会员,从当初青春热血~感恩~现在平静满足。把南岭作为所有期待的收尾很圆满~
   
    乱七八糟说完一大堆,再回到徒步本身,好像也没个逻辑了。
    虽然这次南岭回来后我挺开心的,但是氛围和徒步有时候是两码事。就像一个团队中,带氛围和带成绩是两码事。松柏说的情怀可以归入感情氛围,但是一个项目活动的延续需要铁铁的历史成绩做支撑,这不是什么功利性的言论。记得在广州营听社团分享时有一个外地营友讲到他们社团的发展今非昔比,绿色营办了第一届之后因出了一个挺严重的安全事故就尬然而止。这里想重点说说返程途中的小插曲。
    返程下山的过程已经在上面的回复贴有记述,这里不再累赘。有几个不科学的点,一是成员年龄构成(指新人和老人的经验比例),二是沟通交流不足(队员对于路线规划很空白),三是筹备欠周(提前缺乏拉练)。其实沟通交流可以在三个点中搭起一座桥梁,还是可以避免很多事情的。其他就不多说了23333瞎逼逼了这么多,只说着不用做是觉得很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期准备:
这次南岭徒步在开始规划时就不看好,一来南岭船底顶线路复杂,难度较大;二来协会内现在走过南岭的人少,经验不足,难以保证安全。所幸最后抱上了08级野人全哥的大腿,再加上之前有过南岭经历并接受了徒步培训的领队松柏,本次活动才能顺利开展。至于人员构成,全队11人,除去领队、全哥和日蚀之外,其余都是没有走过长途的新人,人员构成还是不合理,应该增加有经验的老人家或当家,适当减少新人。物资准备方面,绝大部分都是领队松柏在搞,一人身兼多职,只是分配少数任务给我,这就造成了领队个人太过劳累、有些队员不太清楚具体物资以及导致某些队员带了不必要的东西等情况。另外领队及查到徒步路线的成员应及时告知其他成员,确保其他成员都熟悉整个线路,当然各个成员也应积极主动查找相关信息。

进行阶段:
由于国庆黄金周人员流动较多,路上堵车,所以原定计划的30号晚到达罗坑硬是熬到了1号7点多,坐了将近12个小时的车,大家都很累,原定的计划也泡汤了。所幸在全哥和船家的建议下更换了路线,这才得以顺利上山。开始一路上挺顺利的,大家相隔也不远,但到了小乱石坡时由于成员体力不一,故分成了两个队伍,一前一后,途中虽有些小事故,所幸无碍,都顺利到达了伤心大草坡,一顿装X后便顺利到达了望顶营地。强调一下,扎营腐败之后一定一定要记得清点收拾好物资(物资委员),避免物资缺少等情况。返程过程中领队及一个队员走得太了,把大家远远甩在后面,而且还没有对讲机,这种情况在徒步中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以后一定要注意避免这种情况出现,而且路程中还出现了部分队员失联的情况(走了不同的路,而且对讲机没电了),虽然最后都安全到达了集合地点,但在这种情况下要多向其他徒步的人询问。最后大家都安全返回了学校。

后期工作:
帐篷,防潮席以及其他公共物资应该由所有成员共同分担处理,而不要完全交给某个人,这样效率和效果都会好很多。最后再说一下物资分配,本次徒步公共物资基本在某些人那里,一方面加重了他们的负担,另一方面还不方便拿取,建议以后的活动中提前分配好公共物资,尽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一部分。

最后的最后,本次活动还是顺利地进行下来了,对于每个成员来讲都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徒步,当然也很期待和你们的下一次徒步。

发表于 2017-10-11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全宝刀不老啊,就是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